现在只是宽贷款(银行背锅),各种缓释资本,帮助庞氏翻滚,但仍有点儿架不住 影子银行 系统的崩溃之势。某个局,多数人都看穿了后,资产交易者不能一门心思就想着解放自己,挣脱锁链,然后带众骂几句 蒙古大夫 ,以宣泄股票民粹,木有用的。

所有关系都是带约束条件的,比方说这样做,两头可能都有人刨了你的根。想想中央政治局会议如此时坚困顿,为什么仍执意(下决心)还是要冻楼,还是要去杠杆。

不是特别好弄了,现在是有点儿弄成一致预期了,以前还有顿悟者和渐悟者之別,现在大眼瞪小眼,全是顿悟者。熊市状态就是信息弯曲程度越来越小。围城中的人。全是博弈,而且是越来越接近于肉搏。

今天的外面又全是胀,从这个角度看宏观,纯学理的感觉,可能只有一把总需求弄到供给之下,然后放水,才有用。不然,越放越旱,华北地陷,因为要水的口会越来越多,历史经验,既救机构又救流动性,是救不起的。

存地失人 和 存人失地 的关系。今天坛坛罐罐都要带上,似已不复当年扶施之勇了。

偶个人回忆这两年多大概在以下这三个时点曾产生过特别強烈的感觉。青苹之末、认识川建国、剃刀与钝刀。2016年12月14日天风证券年度策略会 《青苹之末,中国正在做正确的事情》2017年4月《对特朗普经济策略的认知和判断》2017年5月25日接受券商中国访谈 《在流动性收紧的市场,寻找有流动性的资产》

现在想想去年那史诗般的 新周期 多好,迄今虽已时过境迁,斗转星移,但今天还是这个有点残酷的意思。

律师咨询热线:13466674316(郜律师)18811439263(呼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