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隽与马成民间借贷纠纷一案

  裁判规则: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在作出判决前,当事人未能提供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的后果”。现沈隽持有借款人处署名为马成的借条,虽马成认为该两张借条中借款人处的签名像其本人所签,口头申请对签名的真伪进行鉴定,但未在本院指定的期限内提交书面鉴定申请,应承担不利的法律后果。另马成辩称其未向沈隽借款,沈隽提供的借条系沈隽在其曾经委托沈隽办理信用卡及小额贷款时出具的留有马成签名的空白纸上自行添加借条内容所形成,因马成未提供相关证据予以证明,本院对该答辩意见不予采信。故本院根据当事人提交的证据及陈述认定沈隽与马成就本案涉诉19.5万元借款存在民间借贷法律关系。沈隽与马成之间的民间借贷关系,系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且不违反有关法律和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应属有效。马成向沈隽借款,应及时履行还款义务。

  基本案情

  沈隽向本院提交了落款日期为2013年10月15日和2014年12月27日的两张借条。其中,2013年10月15日的借条载明:“今××小吃店法人马成从沈隽处借款玖万伍仟元正(95000元),借款人:马成,2013.10.15”;2014年12月27日的借条载明:“今马成从沈隽处借款拾万元正(100000元),借款:马成,2014.12.27”。沈隽称,对两笔借款其均以现金形式交付马成,两张借条中的内容均系其所书写。

  2013年10月15日的借条中,借款人处的签名系马成所签,2014年12月27日的借条中,借款人处签名及日期系马成所签。马成称,2013年马成在北京市平谷区××镇经营烧烤店,沈隽与马成同年通过网上相识,后沈隽经常光顾马成经营的烧烤店,2013年10月至同年12月间,沈隽在马成经营的饭店中负责点过菜、在菜单上签过字、整理过账单。沈隽对马成所述内容不持异议。马成认为前述两张借条中借款人处的签名像其本人所签,口头申请对签名的真伪进行鉴定,但其未在本院指定的期限内提交书面鉴定申请。马成还认为如果借条中的签名确系其本人所签,是因为马成曾在2013年10月至同年12月间与沈隽合伙经营饭店,委托过沈隽办理信用卡及小额贷款并出具了留有马成签名的空白纸张,涉诉借条可能系沈隽在空白签名纸上擅自添加借款内容而形成。沈隽对马成所述不予认可,马成对其主张未向本院提交相关证据。

  裁判理由

  本案争议焦点为沈隽与马成之间是否存在民间借贷法律关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在作出判决前,当事人未能提供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的后果”。现沈隽持有借款人处署名为马成的借条,虽马成认为该两张借条中借款人处的签名像其本人所签,口头申请对签名的真伪进行鉴定,但未在本院指定的期限内提交书面鉴定申请,应承担不利的法律后果。

  另马成辩称其未向沈隽借款,沈隽提供的借条系沈隽在其曾经委托沈隽办理信用卡及小额贷款时出具的留有马成签名的空白纸上自行添加借条内容所形成,因马成未提供相关证据予以证明,本院对该答辩意见不予采信。故本院根据当事人提交的证据及陈述认定沈隽与马成就本案涉诉19.5万元借款存在民间借贷法律关系。沈隽与马成之间的民间借贷关系,系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且不违反有关法律和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应属有效。马成向沈隽借款,应及时履行还款义务。现沈隽要求马成归还借款,于法有据,本院予以支持。

  案例来源:北京市平谷区人民法院

  (2017)京0117民初44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