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明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陈晓芳劳动和社会保障行政管理(劳动、社会保障)一案

  裁判规则:对工伤直接导致的创伤后应激障碍诱发的自杀,是工伤伤情进一步的延续和发展。该种情况下诱发的自杀,是患者精神障碍影响下的病态自杀,这与《工伤保险条例》中工伤排除的“自残与自杀”中的与工作没有必然联系的故意自杀并非同一性质。认定该自杀为工伤符合立法精神。

  基本案情

  2012年3月30日18时许,台溪中学陈君棉老师在值班时发现学生傅兴灯殴打吴佐君老师,在劝阻过程中被学生周孝述打伤。2012年5月17日到7月2日期间,陈君棉因出现被殴打后应激障碍先后到医院治疗抑郁症。2012年7月7日陈君棉尸体被发现,经尤溪县公安局法医鉴定陈君棉为自杀。2013年6月26日,厦门仙岳医院认定陈君棉生前精神状态与殴打事件存在直接因果关系。 2012年7月31日,三明市人社局认定:陈君棉2012年3月30日在值班过程中受到的伤害为工伤。该局认定陈君棉的自杀行为不符合工伤的情形。 一审法院经审理认为,三明市人社局证据不足,适用法规错误,应予撤销。被告三明市人社局上诉。二审法院最终认为,陈君棉在自杀时仍处于创伤后应激障碍的影响之中。该种情况下诱发的自杀是工伤伤情进一步的延续和发展,认定该情况为工伤符合立法精神,故陈某的自杀应当认定为因公死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裁判理由

  本案的争议焦点是陈某的自杀导致死亡是否符合工伤认定的标准和条件。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六条第(三)项的规定,自残或者自杀不得认定为工伤。如果简单依照该规定,陈君棉的自杀行为显然不能认定为工伤,但是对于工伤问题的处理,应该看到问题的实质,而不是形式。

  综合本案分析,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三)项规定,职工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履行工作职责受到暴力等意外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中,陈某于2012年3月30日18时许在尤溪县××中学值班过程中被学生用石块砸伤,三明市人社局明人社伤认(尤溪)〔2012〕080号《工伤认定决定书》已认定其为工伤。陈某被打伤后,因失眠、心慌等先后到尤溪县中医院、尤溪县医院住院治疗,并被诊断为创伤后应激障碍,焦虑、抑郁障碍。从法庭查明的情况看,本案既无证据证明陈某被打受伤后还受过其他伤害,也无证据证明陈某受伤前有精神疾病,结合厦门市仙岳医院司法鉴定所《法医精神病鉴定文证审查意见书》(厦仙岳司法鉴定所[2013]精鉴字第187号)中“被鉴定人陈某生前精神状况与2012年3月30日被殴打事件之间存在直接因果关系”的鉴定意见,可以确认陈某的创伤后应激障碍系其于2012年3月30日被学生打伤后引发,且陈某在自杀时仍处于创伤后应激障碍的影响之中。该种情况下诱发的自杀,是患者精神障碍影响下的病态自杀,这与《工伤保险条例》中工伤排除的“自残与自杀”中的与工作没有必然联系的故意自杀并非同一性质。因此,对工伤直接导致的创伤后应激障碍诱发的自杀,是工伤伤情进一步的延续和发展,认定该情况为工伤符合立法精神,故陈某的自杀应当认定为因公死亡。

  综上所述,上诉人的上诉理由经审查不能成立,原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审判程序合法。

  案例来源:三明市中级人民法院

  (2017)闽04行终1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