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前锋电子股份有限公司与五洲证券有限公司缴纳出资纠纷案

  最高人民法院(2014)民二终字第22号

  裁判规则:名义股东应承担出资义务,股权代持协议仅在定约人之间产生效力,不能对抗公司。

  基本案情

  五洲证券的前身为洛阳市证券公司。根据中国证监会2003年11月27日证监机构字(2003)239号《关于同意洛阳市证券公司调整增资扩股方案、更名并迁址的批复》及2004年8月10日(2004)90号《关于同意洛阳市证券公司调整增资扩股方案的批复》,洛阳市证券公司注册资本由原来的1000万元增至5.12亿元,更名为五洲证券,并将总部设在深圳;包括前锋公司在内的11家单位被核准了五洲证券的股东资格及出资额,其中核准新增加股东前锋公司的出资额为人民币8700万元。

  2005年1月13日,河南证监局向五洲证券派出工作组,对该公司展开调查,并于2005年6月3日作出豫证监发(2005)153号《关于五洲证券有限公司有关问题和目前状况的调查报告》。2005年6月16日,中国证监会以五洲证券在证券交易中有严重违法行为,不再具备经营资格为由,取消了其证券业务许可并责令其关闭。2005年6月17日,中国证监会委托北京中兴宇会计师事务所有限责任公司成立五洲证券(行政)清算组对五洲证券进行行政清算。该公司于2005年7月26日出具了《关于五洲证券有限公司增资情况的专项审计报告》。结合河南证监局作出的豫证监发(2005)153号调查报告和北京中兴宇会计师事务所有限责任公司出具的审计报告,可以明确以下内容:2004年2月,五洲证券因增资扩股需要,分别在广东发展银行深圳福田支行开立了102061591010000026账户(以下简称广发福田026户),在深圳发展银行布吉支行开立了11004738572501账户(以下简称深布吉2501户),用于收取新增股东出资款。其中,前锋公司在2004年3月3日和2004年3月5日分别汇入广发福田026户770万元和7930万元,共计8700万元。随后该资金同广发福田026户的其他资金于2004年3月5日流出广发福田026户。截至2004年3月16日(验资日)止,五洲证券在广东发展银行深圳福田支行及深圳发展银行布吉支行开立的广发福田026户和深布吉2501户两个账户的资金余额均为零。另经对增资过程进行调查发现,包括前锋公司在内的8家新增股东的应缴出资款,均是利用金正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及李结义、杜宣等6人的共计1亿元的资金,在验资期间由五洲证券与广东发展银行深圳福田支行及深圳发展银行布吉支行进行配合,通过复杂的金融手段频繁划转资金虚构而来。且上述资金最终于2004年3月16日(验资日)返还给李结义及金正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因此包括前锋公司在内的8家新增股东在五洲证券的增资过程中,没有如实缴付出资款,构成了虚假出资。

  2006年9月4日,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宣告五洲证券破产还债。2009年1月12日,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指定五洲证券破产清算组为五洲证券破产管理人。

  2010年12月27日,五洲证券以前锋公司没有如实缴纳出资款,构成虚假出资为由,向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定前锋公司履行8700万元的出资义务及支付相应利息并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用。

  裁判结果

  一审法院判决:前锋公司于判决生效后30日内向五洲证券支付人民币8700万元及相应利息(利息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基准利率从2004年3月16日起计算至判决确定的履行期限届满之日止)。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476800元,由前锋公司负担,该院免予收取。

  二审法院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裁判理由

  根据当事人的上诉、答辩情况,本案二审争议的焦点问题是:前锋公司应否向五洲证券履行8700万元的出资义务及支付相应利息。

  前锋公司认为,其已通过自己账户将8700万元汇入五洲证券开设的验资帐户并经验资报告确认,已经实际履行出资义务,无需再次缴纳出资。根据河南证监局作出的豫证监发(2005)153号调查报告和北京中兴宇会计师事务所有限责任公司出具的审计报告所确认的事实,前锋公司在内的8家新增股东的应缴出资款,均是利用金正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及李结义、杜宣等6人的共计1亿元的资金,在验资期间由五洲证券与广东发展银行深圳福田支行及深圳发展银行布吉支行进行配合,通过复杂的金融手段频繁划转资金虚构而来,上述资金最终于2004年3月16日(验资日)返还给李结义及金正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其中,前锋公司虽于2004年3月3日和2004年3月5日分别汇入广发福田026户770万元和7930万元,但随后该资金同广发福田026户的其他资金于2004年3月5日流出广发福田026户。截至2004年3月16日(验资日)止,五洲证券在广东发展银行深圳福田支行及深圳发展银行布吉支行开立的广发福田026户和深布吉2501户两个账户的资金余额均为零。可见,前锋公司并未真实履行出资义务,五洲公司可以根据《公司法司法解释(三)》第十三条关于“股东未履行或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公司或者其他股东请求其向公司依法全面履行出资义务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之规定,请求前锋公司全面履行出资义务。前锋公司认为,其对出资款从验资账户转走毫不知情,更没有参与,且验资账户上转出的出资款并未转回到其账户,不应承担任何责任。在案事实虽无直接证据证明前锋公司与验资款项被转走存在直接关系,但从前锋公司所主张的代山东鑫融公司持股的事实来看,前锋公司提供名义代替山东鑫融公司出资,并且明确知道无须缴纳出资即替山东鑫融公司代为持股,这足以证明前锋公司对不履行真实出资义务等事实是知悉或者说是放任的,前锋公司认为其对出资款转走不存在过错的抗辩与事实不符,故对其以不存在过错为由要求免除责任的主张,本院不予支持。至于验资账户上的出资款被转至何处,不能改变五洲证券账户上的资金在验资日前为零的事实,并不影响对前锋公司并未真实履行出资义务的认定,故前锋公司要求以验资账户上转出的出资款并未转回到其账户为由免除责任的主张亦不能得到支持。

  此外,《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十三条第二款规定,当事人有权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处分自己的民事权利和诉讼权利。本案是五洲证券提起的股东缴纳出资纠纷,其有权决定是否同时起诉广东发展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深圳福田支行,故原审法院准予五洲证券撤回对广东发展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深圳福田支行的起诉并无不当,本院予以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