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说法解析如何认定原告是实际出借人: 自然人之间的借贷行为,当事人书写欠条有时书写不规范,易把名字写为同音字,或者写成熟称等其他称谓。持有债权凭证的当事人提起民间借贷诉讼,人民法院应予受理,并综合其他证据进行判断,在被告对债权人资格提出抗辩但无法举证证明时,可以认定原告的诉讼主体资格,即为实际出借人。

  1、法院案例

  王燕与余潇鹏民间借贷纠纷案

  2、审理法院及案号

  浙江省衢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2011)浙衢商终字第87号

  3、法院裁判摘要

  借条所载出借人姓名与原告同音不同字,且该借条现为原告所实际持有,可推定原告为借条所涉借款的出借人,具有原告的诉讼主体资格。

  以案释法

  王燕与余潇鹏民间借贷纠纷案

  案件经过

  上诉人王某为与被上诉人余甲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不服浙江省开化县人民法院(2010)衢开商初字第773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1年4月1日受理后,依法组成由审判员祝惠忠担任审判长,审判员吴炜、王琳琳参加评议的合议庭,于2011年5月19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王某及其代理人方某某、被上诉人余甲及其代理人李某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审理认定:2008年4月1日,借款人应某某向余甲借款100000元。借款后,应某某至今未归还。2008年4月1日至2010年6月20日,王某在应某某帐户上有六次取款记录,总额为64500元。另认定,应某某与王某于1996年2月7日结婚。2009年10月12日协议离婚。2010年7月19日,应某某因故死亡。2010年9月2日,余甲向原审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王某归还借款100000元并支付自起诉之日起至款清之日止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付利息。

  原审法院审理认为:余甲与应某某之间的民间借贷行为,是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内容不违反法律规定,受法律保护。应某某与王甲系夫妻关系,且债务发生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债权人就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主张某某的应当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理,对于判定是否是夫妻共同债务是对方是否享受了因债务所带来的利益。从本案来看,王某与应某某并未对收入作出约定,王某也多次到应某某帐户取款,应某某也让王某到帐户取款31000元归还给叶某,王某并未提供证据证明未享受到应某某向借款所带来的利益。因此王乙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原告诉请合理合法,应予以支持。2011年3月21日,原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四条之规定,作出判决:王某返还余甲借款100000元,并支付利息(自2010年9月2日起至本判决确定履行之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基准利率计付)。限判决生效后10日内履行完毕。案件受理费2300元,由王某负担。

  上诉人王某不服原审法院上述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一、原审判决认定主体错误。诉状中原告主体为余甲。借条中的债权人为余乙。至一审庭审结束,余甲未能证明何时采取合法手段取得“借据”。二、原审判决事实认定错误。原审法院认定余甲在2008年4月1日借款给“应某某”100000元,从余甲提供的款项给付依据(银行交易记录),仅为92000元,其余部分,余甲陈述为现金给付,但不能提供现实给付的证明材料,与常理不相符。三、一审法院适用法律错误。本案不属于夫妻共同债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四条规定:债权人就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其个人名义所负债务主张某某的,应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理。但根据《婚姻法》第41条规定,所谓夫妻共同债务,只能是“夫妻共同所负的债务”。且《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第十九条规定“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因日常生活需要所负的债务,应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日常生活需要是指夫妻双方及其共同生活的未成年子女在日常生活中的必要事项,包括日用品购买、医疗服务、子女教育、日常文化消费等,夫妻一方超出日常生活需要范围负债的,应认定为个人债务。”王某与前夫应某某于1996年结婚,1998年育有一女,2002年应某某因与王某性格不和外出打工,平时对家庭不闻不问,夫妻感情淡漠,且应某某在杭州与一名叫苗某的女子长期以夫妻名义生活在一起,并育有一子,王某与应某某的女儿也一直由王某独自抚养。自2002年起,王某与应某某一直处于分居状态,双方于2009年10月12日协议离婚。本案所涉债务发生在王某与前夫应某某分居之后,王某对此债务不知情,且应某某自2002年离家起未拿出分文用于家庭日常生活。上诉人王某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余甲一审的诉讼请求。

  被上诉人余甲答辩称:王某的上诉理由不成立,请求二审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院除对原审法院认定的事实予以确认外,另认定:2008年4月1日,余甲将案涉借款92000元打入应某某开立在开化县农村合作××号为101001259399628的帐户内。该帐户此前并无交易纪录,该帐户之后的交易纪录显示,至2008年4月5日前无存入记录,但有多次支取记录,截至该日该账户余额为2000元。在一、二审程序中,双方当事人均认可王某在此期间共从该帐户支取31000元。2010年9月2日,余甲在向原审法院提起诉讼时在诉状中主张,应某某借该笔款的用途为“(应某某)为了归还其他地方借款”。

  还认定:王某与应某某于1996年结婚,1998年育有一女,2002年应某某因与王某性格不和外出打工,夫妻感情淡漠。之后两人一直处于分居状态。2009年10月12日双方办理了协议离婚。离婚协议对本案讼争债务并未涉及。

  裁判结果

  一、撤销浙江省开化县人民法院(2010)衢开商初字第773号民事判决;

  二、上诉人王某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偿付被上诉人余甲借款31000元及相应利息(利息自2010年9月2日起至本判决确定的给付之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同期同类贷款基准利率计付);

  三、驳回被上诉人余甲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一审案件受理费2300元,由余甲负担1300元,王某负担1000元;二审案件受理费2300元,由余甲负担1300元,王某负担1000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裁判理由

  2008年4月1日应某某所出具的借条上虽载明出借人姓名为“余乙”,但与被上诉人余甲的姓名属同音字,且该借条现为余甲所实际持有,故可推定余甲为本案所涉借款的出借人,具有原告的诉讼主体资格。上诉人王某该项上诉理由难以成立,本院不予采信。余甲在出借案涉借款时,应某某与王某已处于分居状态,且余甲也主张应某某所借款项系为了归还其他地方借款,故案涉借款虽发生在应某某与王某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但无法确认王某有共同借款的意思表示。余甲现主张案涉借款为应某某与王某日常生活需要而借,与其在原审起诉时主张的“(应某某)为了归还其他地方借款”的借款用途相违背,且其在一、二审中均未能举出充分证据证明案涉借款已全部用于应某某与王某日常生活需要,故应对此承受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但王某毕竟从讼争款项中支取了31000元,现王某虽主张支取该款的目的是为了归还案外人叶某的欠款,但经本院释明后其仍未能举出案外人叶某的借款系应某某个人所借的证据,故王某对其支取的该31000元款项应承担返还之责。综上,王某的上诉理由部分成立,对其上诉请求的合理部分,本院予以支持。

  引用法规

  1 、《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

  第十九条

  【夫妻财产约定】夫妻可以约定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以及婚前财产归各自所有、共同所有或部分各自所有、部分共同所有。约定应当采用书面形式。没有约定或约定不明确的,适用本法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的规定。

  夫妻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以及婚前财产的约定,对双方具有约束力。

  夫妻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约定归各自所有的,夫或妻一方对外所负的债务,第三人知道该约定的,以夫或妻一方所有的财产清偿。

  2、《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

  第二十四条

  债权人就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主张权利的,应当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理。但夫妻一方能够证明债权人与债务人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或者能够证明属于婚姻法第十九条第三款规定情形的除外。

  3、《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

  第四条

  民事活动应当遵循自愿、公平、等价有偿、诚实信用的原则。

  北京唐红新律师法律咨询网在线律师免费法律咨询服务热线:13466674316(郜律师)18811439263(呼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