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说法最高院裁判摘要:在出借借款时未在借条上载明出借人的,一般情况下基于日常经验规则,则推定持有人为出借人。但若根据具体案情,仅凭借条难以达到高度盖然性之标准的,则这种推定不能成立。

  1、法院案例

  卢某与林某、颜某民间借贷纠纷案

  2、审理法院及案号

  浙江省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0)浙台商终字第443号

  3、案情简介

  被告林如海、颜云花系夫妻关系。2007年8月22日,被告林如海因需借款200000元,出具借条一张,该借条上载明了借款金额为200000元,还款日期为2007年9月5日,利息以月利率1.5%计算,逾期还款违约金为日违约金0.05%。出具借条时,证人应子焕在场,借条上的借款金额“200000”、“贰拾”及还款时间均由应子焕当场亲笔书写;借款人“林如海”由被告林如海当场亲笔书写、按印;出借人一栏并未填写。出借人“卢正才”三字系形成于借条出具之后,具体时间目前尚无法确定。被告林如海于2007年10月10日、2008年7月30日、2008年9月28日、2009年1月25日、2009年2月18日、2009年2月21日及2009年3月21日向应子焕所有的浙江省农村合作银行账户1010002144154049分别存款20000元、20000元、50000元、20000元、30000元、100000元、20000元,共计260000元。原告卢正才于2009年8月31日,以被告林如海与颜云花系夫妻关系,林如海向其借款200000元为由,向原审法院提起诉讼。

  以案释法

  卢某与林某、颜某民间借贷纠纷案

  审理经过

  上诉人卢正才为与被上诉人林如海、颜云花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不服温岭市人民法院(2009)台温新商初字第176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0年8月24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同年9月29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卢正才及其委托代理人林岳、被上诉人林如海及被上诉人林如海、颜云花的委托代理人程春法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审理认定:被告林如海、颜云花系夫妻关系。2007年8月22日,被告林如海因需借款200000元,出具借条一张,该借条上载明了借款金额为200000元,还款日期为2007年9月5日,利息以月利率1.5%计算,逾期还款违约金为日违约金0.05%。出具借条时,证人应子焕在场,借条上的借款金额“200000”、“贰拾”及还款时间均由应子焕当场亲笔书写;借款人“林如海”由被告林如海当场亲笔书写、按印;出借人一栏并未填写。出借人“卢正才”三字系形成于借条出具之后,具体时间目前尚无法确定。被告林如海于2007年10月10日、2008年7月30日、2008年9月28日、2009年1月25日、2009年2月18日、2009年2月21日及2009年3月21日向应子焕所有的浙江省农村合作银行账户1010002144154049分别存款20000元、20000元、50000元、20000元、30000元、100000元、20000元,共计260000元。

  原告卢正才于2009年8月31日,以被告林如海与颜云花系夫妻关系,林如海向其借款200000元为由,向原审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被告林如海、颜云花共同偿还原告借款200000元及利息(从2007年8月22日起至实际履行之日按月利率1.5%计算);诉讼费、律师费由被告负担。在审理过程中,原告放弃要求被告支付律师费的诉讼请求。

  被告林如海、颜云花在原审中答辩称:被告与原告一直不认识,也没有向原告借过钱。经过陈君友介绍,向应子焕借了200000元,该款也是通过陈君友转交给被告的。借条亦是向应子焕出具的,在场人只有被告林如海、应子焕及陈君友三人,借条上有林如海及应子焕的笔迹,而出借人一栏当时是空着的。被告已分多次向应子焕还清本金和利息。后原告确有就该笔款项向被告讨要,原告是敲诈,双方便发生了争打,并向派出所报案。因为应子焕是原告朋友,应子焕把被告出具的借条送过来交与卢正才,派出所也便没有再继续处理此事。由于借款本息被告已向应子焕支付完毕,应子焕委托原告将该借条还于被告,但原告现却填上自己的名字并以此借条起诉被告。故请求驳回原告诉讼请求。

  原审法院审理认为:根据原、被告的辩诉意见,本案双方争议焦点是:被告是否向原告卢正才借款;被告向应子焕还款,是否导致本案诉争之债权债务关系消灭。对于争议焦点评析如下:对于现金交付的借贷,能直接反映出双方当事人的权利义务关系的借条是证明双方存在借贷合意和借贷关系实际发生的直接证据。而本案中原告提供的借条仅能直接反映出借款事实及债务人,但无法直接反映出原告便是出借人。原告认为其是借条的持有人,其便为出借人,这只是一种基于日常经验规则的推定,在一般情况下因符合高度盖然性之标准,这种推定是能成立。那么假设上述推定能成立,即原告系借款的实际出借人,由于本案构成表见代理,诉争之债权债务已消灭,理由如下:按原告庭审中自己的陈述,原告与应子焕系合伙关系,应子焕开了旧货商行,原告挂在他的名下,共同向外做典当生意,每天都在一起。虽原告现主张本案借款系其个人债权,但在被告出具借条时,原告并未要求其在出借人一栏签上原告名字,相反的,而是由当时与原告关系十分亲密、作为其合伙人的应子焕书写了借款金额及还款时间,原告是在借条持有期间自行在出借人一栏填写自己名字的;再根据查明的事实,借条上约定的还款日期为2007年9月5日,而原告卢正才借款到期后长期未催讨过欠款,被告亦从未向原告偿还过任何款项,而被告从2007年10月10日便开始陆续向应子焕还款。根据原告所陈述的原告与应子焕之间的特殊身份关系、借条的出具经过及上述客观表象,可以认定被告在主观上是有理由相信借条系向应子焕出具,且被告善意地相信应子焕是有权代理还款事宜的,向应子焕还款是可以导致本案诉争之债权、债务消灭的。现被告有证据证明其已向证人偿还了本金和利息,亦有证人当庭承认,故应当认定被告已履行完毕还本付息之义务。因表见代理而产生的不利后果,由原告承担。故原告要求被告再偿还本金、支付利息的诉请,本院不应予以支持。何况单凭原告系借条持有人便认定原告为实际出借人尚存在以下合理怀疑:其一是,应子焕作为原、被告均承认的在场人,亦是借条的填写人,系本案的关键证人,其却作出了与原告主张完全相反的陈述;其二是,原告主张借条出具当时其本人是在现场的,借条上当时却并未出现原告的笔迹,亦未写明出借人,相反,借条上的借款金额、还款时间等却由应子焕书写,原告解释是因为原告的字不好看便让应子焕代写,应子焕并非借款关系形成的中间人,由应子焕代为书写不符合日常交易经验法则。因存在上述合理怀疑,原告又主张系现金交付,原告应就200000元的款项的来源作进一步说明,但原告却解释为200000元长期随身携带,款项来源均为他人偿还,多笔拼凑,该解释不仅缺乏合理性且无法查明。故,原告就其主张而提供的相关证据及所作解释难以达到高度盖然性标准;原告现作为借条持有人,是否即为实际出借人,尚值得商榷。综上所述,原告之诉讼请求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为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驳回原告卢正才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5380元,由原告卢正才负担。

  上诉人卢正才不服原审法院上述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一、原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林如海与应子焕之间的借款与本案无关,上诉人持有借据应当具有原告的主体资格。被上诉人否认上诉人系本案债权人,应当提供相关的证据,原审判决仅以几点合理性的怀疑便否定上诉人系实际出借人是很草率的。应子焕作为本案关键证人,证言前后矛盾,其填写借条虽不符合日常交易,但不能以此否定上诉人的债权人资格。原审判决认为上诉人将随身携带的现金200000元交付给被上诉人林如海缺乏合理性,但没有对应子焕的200000元借款来源进行进一步审查,而应子焕、林如海两人在款项交付的陈述上回答截然不同,原审判决凭借这些不清楚的事实来推翻上诉人为债权人错误。二、一审判决适用表见代理以被上诉人归还了应子焕的借款来认定本案债权债务消灭错误。本案缺乏表见代理构成要件,被上诉人林如海在主观上有重大过失,其相信应子焕有代理权的理由不充分。请求撤销原审判决,依法予以改判。

  被上诉人林如海、颜云花在法定答辩期间未提交书面答辩状,在庭审中口头答辩称:上诉人所提出理由不符合事实。借条由应子焕转交给上诉人是符合情理的,被上诉人向应子焕借款200000元,2009年3月8日之前被上诉人已经支付了20多万元,只有小部分的利息没有付。应子焕委托上诉人进行催讨,双方发生争执,为了避免上诉人被派出所传唤,应子焕把借条交给上诉人符合常理。黄帮民的证人证言是符合当时的情况。借条有瑕疵,上诉人也不能自圆其说,一张借条分三个人签字,不符合常情,上诉人提供的借条存在瑕疵,不能作为本案的定案依据。原审法院认定事实、适用法律正确,请求维持原判。

  双方当事人在二审期间未提供新的证据。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5380元,由上诉人卢正才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裁判理由

  根据上诉人卢正才提出的上诉理由和被上诉人林如海、颜云花的抗辩意见,本案争议的是被上诉人林如海是否向上诉人卢正才借款200000元。上诉人提供的借条除借款时间、还款时间、借款人、借款金额等是填写的外,其他条款均事先打印。双方一致认可借条上“林如海”的签名及指印是被上诉人林如海所为,借款时间等其他空白处均由应子焕填写,出具借条时出借人一栏空白,“卢正才”三个字是上诉人卢正才事后填写。因此,借条能够证明借款时应子焕在场,而不能证明上诉人同时也在现场。如果存在被上诉人向上诉人借款,即使出借人没有在场,借条上应当载明出借人,而不是该栏空白,由债权人事后填写,这显然不符合常情。上诉人在二审中陈述:当时向谁借款不确定,应子焕和卢正才两人谁出钱就写谁的名字。即便如此,也说明出具借条时债权人尚未确定。由于出借人一栏空白,上诉人也没有提供证据证明被上诉人明知上诉人是出借人,而且应子焕系联系人及经办人,被上诉人有理由相信所借款项系应子焕筹集,故其向应子焕履行债务并无不当。虽然上诉人持有借条原件,但该借条明显存在瑕疵,而且上诉人在一、二审中对款项来源及借款经过等陈述存在矛盾,又无相关证明证明自己是本案借款的出借人。鉴于被上诉人已向应子焕履行了债务,且属于善意履行,上诉人虽持有债权凭证,但其要求被上诉人偿还借款的主张,本院不予支持。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处理得当,应予维持。

  引用法规

  1、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四十九条

  【表见代理】行为人没有代理权、超越代理权或者代理权终止后以被代理人名义订立合同,相对人有理由相信行为人有代理权的,该代理行为有效。

  2、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

  第二条

  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

  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

  3、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2007)

  第一百五十三条

  【二审裁判】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经过审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 原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

  (二) 原判决适用法律错误的,依法改判;

  (三) 原判决认定事实错误,或者原判决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或者查清事实后改判;

  (四) 原判决违反法定程序,可能影响案件正确判决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

  当事人对重审案件的判决、裁定,可以上诉。

  律师说法北京唐红新律师法律咨询网在线律师免费法律咨询服务热线:13466674316(郜律师)18811439263(呼律师)